赠你一世情深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因着从小就练钢琴,我在后台过了两遍就能盲弹,除开卡农之外还有一首风居住的街道,顾澜之说这已经成了他举办音乐会的特色曲,但这次他希望由我亲自来演奏。

  我答应道:“嗯,我练一遍。”

  我在后台又练了一遍风居住的街道,在快上场的时候荆曳突然进了后台在我耳边汇报道:“家主,云翳随着姜助理到这里了。”

  自从被我发现旧主是墨元涟之后姜忱倒是明目张胆,直接将人带到了音乐会现场。

  我怎么觉得自己养了个墙头草……

  我颇为无奈道:“别管。”

  墨元涟现在与我毫无关系。

  即使他出现我也必须做到风平浪静。

  音乐会已经开场了,虽然主打场是顾澜之,这些观众也是为他而来,但毕竟是个音乐团,快到中场时才轮到我,我之后才是顾澜之,我在台下深吸了口气正要上去时耳侧响起顾澜之的声音,“小姑娘,保持心静。”

  我点点头道:“放心,我不会给你丢脸的,不过待会我真的丢脸了你们别笑话我!”

  谭央挽着顾澜之的胳膊咧嘴笑:“放心,倘若你待会丢脸了我肯定不会笑话你的!”

  我微微一笑,“我上去了。”

  我步态从容的走上舞台,聚光灯正打在我的身上,顺着我走向钢琴的那条路一直笼罩着我,我从容不迫优雅的坐在钢琴前将双手放在钢琴上,在心里默念一定不要出错!

  我打小学习钢琴,早就已经出师开始教学生,也替顾澜之在大的舞台上演奏过,可不知为何现在心底会紧张,或许是在最后一排的位置坐着一个与我原本不熟却还有着千丝万缕的男人,而那个男人还暗恋了我十四年,我莫名其妙的成了他的信仰,就像我当初追随顾澜之那般,那种感情我能体会的!

  墨元涟的心底一定很苦吧!

  苦的发涩。

  我脑海里忽而想起叶歌的话,她说并不是每个人都需要爱情的,成年人的世界谈爱太奢侈,这句话可以代表叶歌这样的人,可世界上还有一种人却是为爱、为信仰而活。

  信仰在,爱就在。

  这类人指的就是墨元涟。

  我细长的手指弹下了第一个键,钢琴曲缓缓流出,我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想起墨元涟曾经说的那句,有些人生来并不是为了享受的,他从一开始就将自己和幸福隔绝了。

  我缓缓的闭上眼睛盲弹,一曲很快结束,我缓了口气开始弹奏风居住的街道。

  这首曲子在心底熟稔不堪。

  一曲又结束,我起身在台前弯了弯腰,随即走下舞台,我刚下后台谭央就夸我,“时笙你很厉害啊,竟然没有一出错,佩服!”

  我笑道:“又不是比赛!音乐会哪儿敢出错啊?出错岂不是砸了你家男人的招牌。”

  谭央笑而不语,一身正装的顾澜之中肯的点评道:“小姑娘,琴技比之前有进展。”

  我赶紧抱拳道:“谢谢大师的夸奖。”

  下一场是顾澜之的表演,我从后台走到观众席上想要去找易冷,但弯着腰路过第一排时有人喊了我的名字,“笙儿,你很棒。”

  我抬眼望过去,是与顾澜之长的一模一样的脸,我抿了抿唇回应道:“谢谢。”

  他的身侧是叶歌。

  我正欲走的时候他悄悄握住了我的手指,我怔了怔立即抽开,“我有事先撤了。”

  我赶紧到了易冷的身边,她的另一边坐着庭子御,我问他们,“我弹的怎么样?”

  “很棒,我还拍了视频。”

  我赶紧伸手,“给我瞧瞧。”

  “我发群里了。”她道。

  我赶紧取出手机进群,里面已经炸开了锅,元宥是个很合格的迷哥,一直都在夸我,“我们家的允儿又漂亮又会弹琴,而且男人还是我们家二哥,真是一个完美的女人!”

  他这夸的真令我无语。

  赫冥接道:“我不羡慕。”

  下面他们聊了几十条,直到席湛发了消息,“嗯,很漂亮又有才,是我家席太太。”

  赫冥道:“哪儿这样夸自己女人的?”

  赫冥估计在心底偷偷骂席湛不要脸!

  席湛难得有兴趣回道:“你有吗?”

&e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赠你一世情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大小姐的贴心保镖只为原作者陈眠沈溪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眠沈溪行并收藏赠你一世情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