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冬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喻见在打瞌睡,可惜不成功,邻座人的开口频率和她的入睡时刻重合,每当她感觉自己即将跌进梦乡,这人就开始了。

  “还剩最后一块巧克力了,吃点儿?”

  大约见她没反应,对方继续“从早上到现在得有十二小时了,你一点儿都不吃怎么行,回头晕外面还不得上热搜?先对付一口,这是黑巧,吃不胖。”

  深更半夜,头等舱里极其安静,这人也怕扰民,说话声一直压低。

  喻见的适应能力还行,听着听着下巴又开始往下杵。

  “哎,这几天都没见你着急,我还想粉丝管你叫仙女,你真有点儿那不食人间烟火的味儿,结果你家里头一出事你就不吃不喝了,还是孝顺!真孝顺!”

  这人殷勤道,“但越是关键时候身体越不能垮啊,你也别太着急上火,我这趟陪你回来,不就是来帮你解决事儿的吗,保管你到时候能轻轻松松回北京!”

  飞机广播穿插在对方的念叨声中,喻见掏了掏耳朵,睁开双眼,尚未适应光线,先见到边上凑来的一张殷切大脸。

  喻见在对方期待的目光之下开口了“我睡着了,你刚在跟我说话?声太小了,你知道我听力不太好。”又指着机顶,“像广播这声音可以。”

  是飞机即将着陆的预告。

  经纪人笑容一垮,阖上嘴巴。

  夜里的机场远比白日的醒目,因为夜里有灯光,灯光聚焦之下,万物分毫毕现。

  喻见望着舷窗外发了会呆,终于准备下机。她顺了下头发,穿上黑色羽绒衣,把拉链拉到下巴。没戴口罩,喻见用围巾包住半张脸,再把羽绒衣帽子套上。

  本来脸就巴掌大,毛茸茸的帽圈一耷,连眼睛都掩藏了起来。

  经纪人赞许地点头“好,好,你爹妈都认不出你!”

  喻见戳了下额头上的毛茸茸,目不斜视地往前。

  这几天她就像是灯下的飞蛾,走哪都万众瞩目,但这次回程纯属临时起意。

  傍晚父母上了新闻, 两小时后她就准备动身,大约再加上几分运气,所以此刻一路从通道出来,都没见任何镜头。

  经纪人放松下来,他一直帮她推着行李箱“你表妹到了没?”

  喻见点了下头。她的视线只有一条缝,缝中看见的全是脚。

  匆匆的是旅人,静止的是等待者。

  她每次回来表妹都会在同一个地方等她,这次也不例外。

  “姐?”她包成了熊样,表妹还是有点迟疑的。

  喻见领着经纪人走近,她揉了下表妹的头,再看向表妹身旁的男人“小林。”

  表妹抿嘴笑,表妹夫无可奈何地跟喻见打招呼“先上车,你爸妈在家给你做了宵夜。”

  又帮着把行李放后备箱。

  表妹夫比她大七岁,她随心所欲惯了,每次都这样称呼对方。

  “这是我的新经纪人,蔡晋同。”喻见顺便介绍。

  几人客气两句坐上车,蔡晋同这张嘴又开始了“喻见,你们家这颜值也太逆天了,看看你这妹妹和妹夫,随时都能出道啊!”

  表妹坐在副驾,朝开车的丈夫说“夸你帅呢!”

  表妹夫笑了笑。

  表妹又回头跟他们说“对了,伤者已经醒了。”

  “什么?这么快?!”蔡晋同惊讶。

  “嗯,我看你们在飞机上,刚就没给你发微信。”表妹对喻见道。

  喻见上车后没摘围巾也没摘帽,她戳了下毛茸茸,朝蔡晋同瞥了眼。

  蔡晋同这时说“谢天谢地,我真怕他醒不过来!”

  喻见收回视线问“他情况怎么样?”

  表妹蹙眉“外伤没什么事,就后脑勺有点擦破,包扎好就完了。”

  “这么说是内伤?”蔡晋同问。

  “也不是,”表妹道,“他失忆了,医生判断是逆行性失忆。”

  蔡晋同目瞪口呆“啊?”

  喻见把毛茸茸戳开,露出双眼,像听到天方夜谭,毕竟失忆这种事只常出现在银幕里。“他什么都不记得了?”她问。

  整件事说来也是飞来横祸。

  喻父喻母经营着一家小饭店二十余年,饭店名气越做越响,上过新闻见过报,在本地也算家喻户晓,一直无风无浪,谁能料到今天下午饭店招牌突然掉落,差点砸中一个小孩,小孩恰巧被一名离店的食客所救,食客本人却被砸倒,当场昏迷不醒。

  原本这也只是一桩不大不小的社会新闻,但因为喻见,这又成为一桩轰动的娱乐头条。

  “他全都不记得了,包括自己叫什么,有什么家人。”

  车里暖气太足,喻见把围巾扯扯松,仍没打算摘。

  表妹接着说“手机也找不到了,估计是出事之后被谁捡走了,监控已经在查。就剩个钱包,幸好里面有身份证,知道他叫孟冬。”

  蔡晋同“孟东?孟子的孟,东南西北的东?”

  表妹“不是,是冬天的冬。”

  喻见露出了鼻子,她手还扶在围巾上,时间似乎流走一秒,她问“哪里人?”

  “哦,身份证上不是本地的,是s省的。”

  这种情况并不算什么好消息,相反,等媒体知晓,能做的文章会更多。表妹夫缓和车内气氛说“还有个有意思的事,他刚一见到佳宝,就说好像在哪见过她。”

  表妹回想起来,露出一点笑意“我直播完才看到我老公给我发的微信,说他醒了,后来我赶到医院,本来他是一直坐在床上不说话的,结果我一走近,他就直盯着我看,看得我都不自在了他才说好像在哪见过我。结果,是病房里的电视机正播着我们台。”

  而她是卫视台晚间新闻的主持人。

  目前情况就是这样,时间太晚,去不了医院,一切都只能等待明天。

  车子开到预定好的酒店,蔡晋同下车拿出行李,又敲了敲喻见的车窗。

  喻见按下窗户。

  “明天我去接你还是你来接我?”

  “我八点过来。”喻见回。

  人走了,车启动,喻见没再关窗。围巾一直戴着,她这会儿才打算摘,手一扯,竟然脱出一根毛线。

  大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再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大小姐的贴心保镖只为原作者金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丙并收藏再冬最新章节